当前位置:主页 > 2018看开奖纪录 > 正文

1、公主也如郎?

发布时间:2019-08-28作者:admin来源:本站原创点击数:

?

  2019年3月20日,91岁高龄的李兆基正式退休,其56岁的大公子李家杰和48岁的二公子李家诚分别出任恒基地产联席主席和总经理职位。

  这也标志着李嘉诚、郭得胜、李兆基、郑裕彤这香港四大豪门的地产乃至商业帝国版图全部交接给了二代的公子们。

  相较之下,内地的房地产也经历了30多年的波云诡谲,地产“创一代”们筚路蓝缕、历经沧桑,时代发展助推财富如洪流般流淌,从而造就了他们的辉煌岁月。

  而如今,那些初代民营地产大佬们渐渐到了花甲之年,他们或退或隐或离,历史的大幕正在转换主角,地二代也陆续走向前台。

  这群“二代”们享受着命运馈赠的资本力量,他们有的从小接受接班人培养计划,成年后直接被摆在集团最核心位置;有的从集团基层干起,通过努力与成就以赢得接班人资格;有的则另辟蹊径,打造自己的资本王国……

  1993年,杨惠妍还只是一个梦想着要当老师的小女孩,杨国强也才刚从包工头升级为老板。

  就在那年国家强力收缩银根,房地产泡沫破裂的前夕,靠近决策中心的万通六君子,带着丰厚的战利品提前逃离了海南的房地产;不懂经济,只懂得闷头苦干的杨国强却在一块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土地上建起了4000栋别墅。

  7月,宏观调控一出手,4000栋别墅仅仅卖出了3栋,杨国强浓密的头发一夜之间秃了一大半。

  就在山穷水尽的时候,命运眷顾了一下这个17岁以前没穿过鞋袜,26岁还在放牛种田搬砖的38岁落魄中年男人。他经人介绍认识了曾经在社科院从事经济理论研究的新华社“网红记者”王志纲,饱食诗书的学者给只有高中学历的土老板好好上了一课:

  “就房地产搞房地产必定死火,跳出房地产才能搞活房地产。房地产也要用文化的方式去运作。办学是碧桂园的一个启动点”

  谁也不知道王志纲的这番话,给杨国强造成了多大的心理冲击,好似打通任督二脉。只知道从此碧桂园便在国内率先开启了学区房模式,建房子和卖房子的思路也“开阔”了很多。

  1994年新年伊始,碧桂园在《羊城晚报》上登出了一个系列广告,“中国古谚云:富不过三代。今天向成功人士进言:要使事业有续,最明智的投资莫过于投资子女。做父母的要明白。”广州的公交车、的士上的广播铺天盖地都是“孙子都入读景山,北京景山学校广东碧桂园学校,让父母高枕无忧,让后代再创成功”。

  先晓以教育的重要性,再抛出广东碧桂园有成功人士后代都入读的名校这一诱饵,此番举措击中了无数“土”豪的软肋,他们争相涌进顺德,滞销的4000栋别墅被哄抢而光。

  很显然,做父母的土豪们明白了投资子女的重要性,而宣扬这一观念的杨国强也明白了培养后代要从娃娃抓起。王志纲的建议,不仅帮杨国强渡过了人生最难的一道坎,也影响了碧桂园的接班继承问题。

  就在当年,年仅13岁的女儿杨惠妍被安排在了董事会的旁听席上。参加会议时,杨惠妍静静地看着桌上的一众叔叔伯伯激烈讨论。会后,则是杨国强给小杨私开的小课堂,内容涵盖经营策略、谈判技巧、驾驭下属等,比如会议中说何种话有什么意义,如何批评下属……

  常年累月,在这个位置上,杨惠妍观察着父亲的一言一行,亲眼见证着碧桂园一个个项目从萌芽至落地;见证着集团如何一次次起死回生,逢凶化吉;见证着父亲的果敢、智慧,观察着他是如何做出一个个带领企业扩张的决策。

  杨国强对杨惠妍的悉心培养从未停止,就算后来杨惠妍高中去英国进行语言训练,大学去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攻读学位。杨国强仍不时通过越洋电话,向她传授人生经验和企业管理心得。

  一切都那么顺其自然!2005年春天,年仅24岁的杨惠妍学成归来,杨国强直接把碧桂园70%的股份转给了杨惠妍,并坚定地说;“我相信她。”

  事实证明,杨国强从小亲手培养起来的杨惠妍没有辜负老父亲的期望。进入碧桂园后,杨惠妍一直处在集团最核心的位置。在她担任联席副主席的六年间,碧桂园销售规模实现跃进,2017年以5508亿元的销售额排在房企榜首。

  除此之外,她还成功主导了碧桂园教育和碧桂园服务分别在纽交所和港交所成功上市,其中博实乐教育集团市值一度突破100亿人民币,碧桂园服务控股的市值高达500亿港元。

  2018年5月25日,北师大设立惠妍教育基金,党委书记程建平向碧桂园集团副主席、博实乐教育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杨惠妍回赠纪念品

  2018年12月7日,杨惠妍成为杨国强之外集团唯二的联席主席,主要负责集团的战略投资以及诸如农业、机器人、新零售等新业务的探索,杨惠妍俨然就是碧桂园板上钉钉的接班人。

  如果说杨国强对杨惠妍的培养是循序渐进,稳扎稳打,那么同为华南五虎之一的合生创展朱孟依对二代的培养则是揠苗助长式的。

  同是农民出身,但杨国强是顺德市的农民,朱孟依是梅州市的农民,而梅州市正是开国将领叶元帅的故乡。

  与碧桂园处女项目差点夭折不同的是,因着这层红色关系,朱孟依在广州发展得顺风顺水,2004年即成为国内首家超百亿的房企,彼时万科的销售额仅91亿元。

  但这艘航母在2009年撞上了“黄光裕案”这座冰山,受牵连的朱孟依一度消失整整9个月。之后,重回掌局的朱老农加速安排家族企业传承大计。

  两年前还在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读大一的朱桔榕被父亲安排进合生创展当实习生。但在朱孟依涉事当年,才上大三的她直接被任命为集团总裁助理一职,开始在父亲的指导下,分管财务、人力行政管理等工作。

  2012年,年仅24岁的朱桔榕成为公司董事兼常务副总裁,一年后跃升为合生创展集团副主席,拥有职权仅次于朱孟依。

  急切的朱孟依用最短的时间把朱桔榕推向台前。而朱桔榕也表现出积极接班的意愿,熟悉她的员工曾评价“作为潮汕人,她自己蛮辛苦,经常加班到晚上11点才离开单位。”

  但终究还是年轻、操之过急,朱桔榕在成为集团副主席的当年,积极探索高端物业,却因管理混乱,造成整个团队出走,据说压力过大的小朱老板曾嚎啕大哭不肯上班。

  压力发泄过后的朱桔榕在朱孟依的劝导下,重振旗鼓。开始一点点对父亲掌管的这艘暮气沉沉的航母进行改革,从企业文化氛围、到内部管理组织、再到集团信息化系统的建设运营,不断提高集团的运营效率。

  在朱桔榕上任后的两年里,合生创展经历了2013、2014年两年的连续增长,营业收入最高达到170亿港元。随之掉头向下,2018年全年销售额仅为133亿港元,是万科全年净利润的1/4。

  错过地产黄金十年的合生创展,早已从房地产企业的龙头大哥退居到三线阵营。未来的合生创展是退?是进?是如父亲一样坚守土地储备不求规模?还是二者齐头并进,追赶一二线地产企业?当过往的“便利”消散隐去,合生创展又会以什么样的姿态走出慢节奏的轨道驱动持续发展……

  不同经营风格、不同文化背景、不同人生阅历的初代地产大佬们有的提前绸缪。在遍地都是男人的地产战壕里,像杨国强、朱孟依一样指定女性接班人,并早早将她们带到集团最核心的位置用全局的视角俯瞰企业战略、商业厮杀的还有中南置地陈锦石的女儿陈昱含,华南城郑松兴的女儿郑嘉汶。

  而未来将和碧桂园争霸的恒大还没有创建,此时的许家印只是个勤勤恳恳的业务员,穷苦地只能和别人一起合租房子。由于只有合租人的卧室有空调,到了夏天,许家印10岁的大公子许智健就躺在合租人房间门口,嘴里叫着“这儿凉快!”

  16年后,杨惠妍成为中国女首富好多年,许智健才刚刚从清华大学工商管理学硕士毕业,不像杨惠妍和朱桔榕一样高调进入家族企业,而是低调入职,陆续参与了一些较小的房地产项目。

  在碧桂园项目之前,杨国强的职业除了农民就是包工头,趁着那个时代的地产热,生意越做越大,顺理成章升级为大老板。

  但许家印不同,他的人生轨迹中似乎总与“脱颖而出”相伴相随。在生产队的时候,没人愿意陶大粪,他二话不说,撸起袖子就是干,众工友瞠目结舌;在恢复高考后,他发狠读书,1.76米的个子瘦得只剩下90斤,成绩最终位列周口市前三,进入武汉钢铁学院;毕业后,他被分配到河南舞阳钢铁厂当工人,苦活累活脏活抢着干,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晋升为车间副主任;在深圳当业务员的时候,勤恳的许家印接连为公司创造了数十万元至上亿元利润。直至后来创建了恒大地产。

  宰相必起于州部,猛将必发于卒伍。不管是当工人,还是当业务员,亦或是后来筚路蓝缕创立恒大,许家印都是从最基层、最基础的工作起步,又因勤奋和出色的能力脱颖而出,这是许家印的人生轨迹,也是他培养二代的方式。

  许智健在基层整整历练3年后,才终于能以恒大广东公司副总经理、恒大泉都项目总经理的身份出席恒大泉都的开盘仪式,这也是他进入恒大之后全面操盘的第一个投资周期5年,投资金额达100亿元的项目。

  随后开始在恒大承担更多重担,在公司官网“高级管理层”一栏中曾显示其职务包括恒大集团副总裁、园林集团董事长、力拓公司董事长、物业集团董事长等。

  然而,有意思的是,现在再去看恒大官网已经没有许智健的任何信息。是大公子没有展现出许家印期盼的经营才干,还是继续韬光养晦都未可知。

  2019年7月,王振华事件持续发酵,公司开始全面切割与王振华的关系,时年32岁的王晓松掌控全局。

  在此之前,他已经有整整8年新城控股的基层磨炼经历。(期间据传因王振华不满其婚姻问题离开新城控股2年)2009年8月,刚从南京大学本科毕业的王晓松加入新城地产。最初的职位是小小的土建工程师,随后一步一个脚印从工程师、上海公司工程部助理经理、项目总经理、江苏新城助理总裁兼市场营销部总经理,再到新城地产总裁、新城控股总裁,最后到新城控股董事长。

  新城控股也从王晓松加入时不足百亿的销售额,到2018年的540亿元销售总额,再到如今因王振华事件,新城控股市值几近腰斩。

  临危受命的王晓松,需要处理的远远不是稳定股价一个问题,新团队如何组成和构建、如何重塑品牌形象、巩固现金流等都是不容易逾越的难关。

  2011年,孙喆一毕业于全美25所“新常春藤”名校之一的波士顿学院。毕业后选择回国,但并没有立即进入融创,而是在一家上市公司从事投资者关系工作一年,随后去国际知名对冲基金雪湖资本担任分析师。历练三年后于2014年5月正式加入融创,开始在资本市场、土地获取、项目运营等部门轮岗。

  2018年末,孙宏斌将合计花了数百亿,从贾跃亭手中收购过来的“乐创文娱”(原名为乐视影业)以及“乐融致新”(原名为乐视致新)和从王健林手中收购青岛东方影都三项资质堪忧的资产强行组成一个难以整合的文化产业链,并将这个听上去很美好、实际上却很苦逼的活,交给了29岁的孙喆一。

  这是自孙喆一加入融创后,第一次开始独立掌控集团的重要战略板块,同时也开启了他的“文化苦旅”。(详情见:并购王孙宏斌坑了儿子?90后融创太子开启“文化苦旅”!)

  对于像许家印、孙宏斌这样的企业家,虽然他们如今身价百亿、风光无限,早年却或可能尝尽命运的辛酸、一贫如洗,或曾下过监狱、濒临绝路……但他们以过人的智慧和卓绝的努力,把人生做成了一道从零到百亿甚至千亿、万亿的加法题。在他们看来,在舒适区成长起来的二代也应与他们一样有起于州郡、发于卒伍的坚毅和能力,通过基层磨炼脱颖而出的接班人更能服众。

  然而这可能只是父辈的期盼和一厢情愿,并不是所有的二代都是李泽钜式的人物,李泽楷这样另辟蹊径的也不少。

  2009年,王思聪从伦敦大学学院哲学系毕业后回国,在此前的22年人生中,他主要活动地点是国外。5岁跟随母亲定居新加坡,在当地的富人区念小学,随后进入了英国最古老、世界闻名的寄宿制贵族男校——温彻斯特公学读书,大学也是在英国伦敦完成。那一年,王健林还不是中国首富。

  完全西式的教育造就了他自由随性、敢说敢做的性情。而他这一性格的成名作就是手撕张兰和汪小菲母子。

  喜欢他的人称他耿直,看不惯他的人觉得他年少轻狂、标准的纨绔子弟、败家子,然而,谁也想不到这不是王思聪最后一次战役。之后他炫富,他撒钱,他怼天怼地,他在娱乐圈、电竞圈、网红圈甚至企业界掀起一波又一波舆论浪潮,被他点名的人包括范冰冰、刘翔的前妻葛天、吴秀波、张翰、刘强东、奶茶妹妹、马化腾、雷军、冯小刚……

  他身上的标签也越来越多,知名富二代,花花公子,国民老公,娱乐圈纪委,著名网红,电竞投资人,商人等……

  虽然冠以万达集团董事的名头,但他并没有在公司担任实职,在接班不接班这个问题上,王思聪一如既往地有主见。

  “我想趁年轻的时候多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追求一些梦想。到了以后,真的到了我该正式想这个问题的时候,估计我的第一个想法是,如果我接,我是否有能力把它做得做得比一个职业经理人更好,如果我具备这个能力的话,我会选择接班,如果不具备,那我会选择做自己的事情。”

  而王思聪的梦想之一就是当投资人,普思资本就成立于他回国当年,初始资本是王健林滚动给的5个亿。在接班不接班这个问题上,前首富也有自己的看法。

  “我不过问他任何投资计划,就准备一些钱,让他自己干5年,看看能不能成。我允许他失败两次,先给他5个亿,如果失败我再给他5个亿,如果还失败,就老老实实回万达上班!”

  事实上,王思聪挺成功的!据公开信息,普思资本从成立以来完成超过70个项目的股权投资,上市退出的项目包括:在香港上市的云游控股、在美国上市的乐逗游戏、在创业板上市的先导股份、在韩国KOSDAQ上市的Dexter等;投资过的明星项目包括,大众点评、笑果文化、闪送、人人车、乐乐茶、英雄互娱……有媒体测算,王思聪通过普思资本已让这5亿的“学费”翻了近12倍。

  2017年10月18日,王思聪获得《2017中国顶级投资人排行榜TOP50》第37名。2018年11月3日,王思聪7年前收购的电子竞技IG战队,终于捧回了第一个S系列赛的世界冠军奖杯,中国电竞终于打破国外垄断,登上了世界之巅,一时间激起无数玩家的热泪,王校长一时风光无限,更是在微博上撒币百万庆祝。

  王思聪的成就有目共睹。2016年,首次超过李嘉诚成为华人首富的王健林在接受鲁豫采访的时候欣慰地说,“(王思聪)他很靠谱”。

  而王思聪曾被问“作为亚洲首富的儿子,你的人生目前遇到的最大挑战是什么?”他回答:“作为首富的儿子,最大的挑战一定是不要辜负大家的期望,能超过父亲。所以我最大的挑战就是在有生之年,超过我父亲成功的高度。”

  究竟能不能超越自己的父亲,最终会不会接班,我们现在不得而知,但在地产富二代的圈子里,有一位比王思聪年长7岁,也曾热心投资事业,现在依旧是优秀的投资人,但已然向父辈产业靠近的例子。

  张量是2003年从加拿大回国的,回归初期即创建了电梯媒体飞沙,在分众传媒在北上广深疯狂收购框架传媒的时候,张量判断这一领域市场空间不久将所剩无几,将飞沙卖掉,回报高达几十倍。在随后的几年内他陆续创立数十家公司,涉及房产、工程、餐饮、营销、社区服务、能源等领域,不断尝试父辈未曾涉足的领域。

  折腾多年,张量目前的生意主要集中在三块,一块是2012年在港交所上市的“力量能源”,一块是他创建的实地地产,一块是黑洞投资。

  力量能源是一家综合煤炭生产商及运营商,张力是董事会主席及执行董事,张量担任执行董事,是一家父子兵企业。实地建设集团虽是张量一手创建,但其地产板块在业务和公司高管都曾与富力地产有关联。有记者曾问张力是否在培养儿子当富力接班人时,他予以否认:

  “他小时候就出国读书,养成了独立又有主见的个性。目前,又有自己的公司,不用我太操心。”、“富力和实地两边都没关系,股东都不一样,老板也不一样。那本身就是张量的公司。平时,他赚他的钱,我赚我的钱。”、“他没有说来接班,我也没有计划。”

  而黑洞投资是张量在2014年开辟的又一个新战场。孵化了货拉拉、房司令、好租科技、Archiact、硅谷密探以及币安等数十家优秀科技企业,涵盖地产+、互联网+、人工智能、新零售、文化传媒等多个领域。

  在2018年10月18日举行的全球青年创新大会上,张量荣获了“2018年度最受欢迎投资人”奖项,与他一同获此荣誉的还有红杉资本沈南鹏、英诺天使李竹、华兴资本包凡。

  2015年,实地集团在当年的新春大会上提出要“增加非富力业务”,打造自己的品牌。

  随着所创建公司的不断成熟,张量这位有十多年创业经验、热爱跨界的地产富二代,正在试图摆脱“富力地产”的影子,亲手打下属于自己的一片多元化江山。

  张量和王思聪有许多不一样的地方。王思聪炫富,绯闻女友一个接一个,年少轻狂、口无遮拦成功让自己坐拥4500万微博粉丝。而张量没有绯闻、没有奢华生活的爆料、不接受任何媒体采访,他上过新闻的次数屈指可数。

  但他们有更多相同的地方。比如他们的父亲都是弃政从商;他们的父亲都是冒险家,王健林曾说“清华,北大,不如胆子大”,张力人送绰号“豹子头”;他们都是“新京城四少”;他们都在国外长大读书,接受西式教育;他们毕业后都选择回国,也同样选择没有马上承接父业,而是选择独立创业;投资也都有折戟的项目,比如王思聪的熊猫直播,张量的小蓝单车……

  不同杨惠妍和朱桔榕,也异于许智健、王晓松、孙喆一,王思聪和张量所接受的教育形成独立自主的性格,以及父辈的“宽容”造就了他们勇敢去尝试、创新,他们或许短时间不会在家族企业内有出色的表现,但无拘无束的“冒险”或许能给不断试水新业务的地产父辈们带来不一样的惊喜。

  对于地产初代创始人,他们或许和杨国强一样曾是个扛着锄头的农民;或许和朱孟依一样颇有人脉关系,不显山、不漏水行走在风云激荡的地产江湖;或许和许家印一样,尝尽命运的辛酸、一贫如洗,但奋起反抗;或许和孙宏斌一样下过监狱、濒临绝路;或许和王健林及张力一样弃政从商,开启一段冒险之旅。

  他们的人生充满了教育缺失、迷离、绝望、不确定、柳暗花明、运气、智慧、打拼等关键词。

  他们共同的特点是年轻,接受良好的教育,大多数都有着海外留学经历。90年的孙喆一毕业于波士顿学院,88年的王思聪毕业于伦敦大学、朱桔榕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87年的王晓松毕业于南京大学……

  他们也都是家族事业从萌芽、成长到成熟,最终挤进中国最富有、最万众瞩目的房地产俱乐部的见证者。

  家业已成,如何坚守成为摆在二代们面前最大的问题。这些接受过精英教育的二代们如何在地产白银时代成功转型,振兴家族企业?这些有着迥异于创一代的经营视野、尚且缺乏战略眼光和领导能力的二代们,如何在新经济、互联网变革的冲击下坚守江山?559955静心阁

????????? ?
?

上一篇:注重产品品质无限极以规范经营助力行业健康发展

下一篇:英语语法填空太难?这些答题技巧助你拿高分